欢迎访问:亚洲色资源在线观看-亚洲色情最新-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淫荡令狐与圣姑

淫荡令狐与圣姑


   三尸脑神丹是东方不败为了控制圣教教徒而炼制的毒药,所用药物无人知晓, 一旦发作浑身疼痛苦不堪言。其实,神丹还有另外的作用,东方不败没有透露出 来,不过却被任盈盈发现了!
 
  三尸脑神丹服用者多是任我行重用的部下,东方不败想杀掉他们却又怕引起 其他教徒反感,神丹除了能控制他们的性命,还能激发体内的欲望,使人产生幻 觉,让他们失去心智。
 
  服下神丹者多是些粗暴汉子,没有神丹照样寻欢作乐,服下神丹后却觉得平 日里换好的姑娘漂亮风骚了许多,自己也比平常强悍不少,根本没有多想! 
  可任盈盈不一样,服下神丹时不过是十四五岁的小姑娘,哪懂得男女之事, 不知从何时起,她总觉得阴道里痒痒的,总想用手指伸进去抠挖一番!每次端午 服下东方不败所发暂时压住毒性的解药后,那种瘙痒入心的感觉便会停歇一段时 日,她心中明白这是东方不败的诡计!
 
  其实东方不败让她服下神丹时根本没想让她变成淫娃,可事已至此他也不可 能将解药赐给任盈盈,想到这他心中还有一丝丝期待,虽然自己为了练功已经不 是个正常男人,可如果能看到圣教大小姐变成淫娃,在教徒面前自慰求插也是不 错啊!
 
  任盈盈不想让东方不败奸计得逞,于是便带着她所知唯一一个鸡巴硬不了的 绿竹翁隐居了起来,试图找到缓解的办法!两年里,他们试过很多种办法,用了 无数种草药,依然无法抑制体内的欲望,终于有一次她受不住这样的煎熬了,拿 起随身的竹箫便要往阴道里插,就在竹箫即将捅破处女膜时她恢复了一点神智, 「不可以,我的身子不能就这样坏掉啊!」
 
  任盈盈拔出竹箫,带着滚烫的淫水将竹箫刺进了屁眼里,一寸两寸直到半根 竹箫都消失在直肠中她才停了下来!任盈盈握着竹箫一头开始快速的抽插起来, 「噗嗤噗嗤」,「爽死了啊,,盈盈的屁眼,,快要被插穿了,,太爽了」 
  随着任盈盈的动作,竹箫不断在她屁眼里进进出出,直肠里的大便将孔洞堵 塞后又脱落到地上,中空的竹箫进进出出带着空气的流动竟然传出了一阵非常悦 耳的声音,同时,任盈盈感觉体内的欲望也少了些许!顾不上此时的淫荡下贱模 样,任盈盈急忙将绿竹翁喊了进来,「绿翁,不好意思,刚刚我忍不住了!不过 我发现缓解的办法了,你去拿笔墨来,等会将音符都记下!」
 
  绿竹翁看着半躺在地上,手中竹箫一半插在屁眼里的任盈盈,还有地上淫水 和大便的混合物,他突然觉得自己的鸡巴动了一下!
 
  「绿翁,快点,我没有说笑!」
 
  等绿竹翁拿来笔墨,任盈盈又开始了疯狂的屁眼自慰,听见竹箫里的乐声, 他才明白过来!
 
  「啊啊啊,,屁眼,,操烂人家的屁眼吧,,好痛快,,好爽啊,,竹箫哥 哥捅得盈盈要上天了呀,,,好痒啊,,再快再深一些吧,,,啊,,,绿翁,, 我要你的大鸡吧,,,操死盈盈这个贱货,,,啊,,,大鸡吧插进骚穴了,,」 
  绿竹翁知道,大小姐这是又产生幻觉了,只是这次比以往严重了许多,往常 仅仅是将他幻想成翩翩少年,这次却是真刀真枪上阵了,低头看了看自己波澜不 惊的胯下,不禁感叹:「兄弟,你怎么这么不争气呢!」
 
  「两根大鸡吧一起,,干死盈盈了,,,喔,,,爽翻了,,,子宫和屁眼 都被塞满了,,盈盈快不行了,,,大鸡吧好厉害,,盈盈要一辈子给大鸡吧操,, 盈盈是贱货是下贱婊子,,啊啊啊,,,不行了,,要来了,,呀呀呀呀!!!」 
  「啪嗒!」任盈盈昏死过去,随着淫水和大便的彻底大爆发,竹箫被喷出了 老远!看着地上到处是污臭不堪的秽物,绿竹翁心想,这丫头是不是刚要去茅房 就发作了,哎,要是不能解决这个问题,这个丫头以后的命运可想而知,要么死, 要么猪狗不如!
 
  之后,经过无数次的实验,任盈盈和绿竹翁终于找到了行之有效的抑制欲望 的办法,每次发作,只需将竹箫大半部分插入屁眼,再由绿竹翁以特定的曲子吹 奏,以内力刺激体内蜜穴,便可使药力在短时间内不再发作!
 
  因为这首治疗之曲甚是好听,闲暇之时任盈盈又将其改成了琴曲,二人合奏 之时更是悦耳动听至极,堪称仙音再世,为免埋没于此,绿竹翁将曲谱偷偷塞给 了圣教的右使曲洋,最后落入令狐冲手中,机缘巧合又回到了任盈盈这里! 
  「圣姑,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这首曲子虽然能暂时抑制你体内的欲望,可 抑制不是根除,想来你也注意到了,这段时间你发作的时间间隔越来越短,每次 发作也愈发严重,这下下去可不是办法呀!」
 
  「我也清楚,可是如今只有这样了!东方不败武功那么高,总不能去抢解药 吧,如果不用这个办法治疗,只怕我现在已经,已经是个人人都能随便奸淫的婊 子了!」
 
  「圣姑,有句话我不知当不当讲,老头我每次看你自慰得那么辛苦,我想帮 圣姑,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老头子我自知活不了多久了,唯今之计您只能找个 如意郎君,他可以不是正人君子,可以不英俊不潇洒,但一定要能够容忍发生在 你身上的一切!圣姑若是遇到中意的,大可将清白身子交给他,再与他讲明,最 重要是跟他讲清楚,神丹毒性未除,你所做的都是迫不得已!」
 
  后来令狐冲到此,任盈盈对这个放浪不羁的华山大弟子一见倾心,当即决定 将曲子传给他,并让他用同样的方式为自己解除欲望,令狐冲当时完全懵逼,这 位老婆婆按理说已经九十多岁了,听声音也是老态龙钟,可她那阴唇却粉嫩到好 像完全没有被侵犯过,还有那双雪白的玉腿,他甚至想将自己的鸡巴插到眼前的 小穴里去,那一定是很爽快的滋味,可联想到老婆婆那嘶哑的嗓音,他顿时就失 去了兴趣,便按着任盈盈的指导将竹箫插到她屁眼里。
 
  「婆婆,你中了什么毒,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解毒方法?」
 
  「小伙子不该问的别问,按我说的做就好,我会给你好处的!」
 
  「婆婆你说笑了,令狐冲这次能洗脱嫌疑全赖大叔和婆婆,帮你解毒也是应 该,怎么还能拿你的好处呢?」
 
  「好了别废话了,把竹箫插进来,越深越好,越用力越好,然后按我教你的 曲子吹奏!」
 
  「哦!」
 
  「婆婆,我能不能问一下,你这里怎么会这么嫩啊,跟小姑娘的差不多!」 
  「哎哟,令狐冲,别停下来啊!快点吹,不然婆婆要受不了了!」
 
  「那婆婆先给我说说!」
 
  「好好好,你吹着,我说!你小子怎么知道小姑娘这里什么样子?」
 
  「我见过师妹那里啊,我们从小玩到大,经常把裤子脱了玩,她弄我小鸡鸡, 我看她那里!」令狐冲吹了一会,「有次小师妹又来找我玩,她让我把鸡鸡放到 她的小洞洞里,没想到她流了很多血,师妹哭着就走了!」
 
  「再后来,她说想玩拉屎的洞洞,我问为什么,她告诉我,师傅前些日子想 弄师娘那里,师娘开始还喊疼呢,可是第二天她去偷看,师娘说屁眼好爽!她还 说,师父往师娘屁眼里放了好多东西,黄瓜,萝卜什么的,有一次还把五个大馒 头给弄了进去,还让师娘当着他的面拉出来!」
 
  「想不到华山君子剑竟这样变态,竟把女侠宁中则调教成母狗!那后来呢?」 
  「后来师父每天都这样弄师娘,甚至还让她舔带着粑粑的鸡鸡!小师妹好奇, 于是也来找我玩,我就学着师傅,把好多东西都弄进了小师妹的屁眼里面!」 
  「那你倒是说说,都给你小师妹屁眼里塞过什么东西?」
 
  「我想想啊,师父弄过的那些我都试过,还有白米饭,鸡腿,鸡蛋,刚开始 放不进去的,现在好多了,轻轻一推就进去了!还有她的肚兜,亵裤,每次去后 山练剑,她都要我先把她肚兜和亵裤弄进去,再塞好多好多鹅卵石,塞到塞不动 了她还说不够,让我用剑鞘往里面送一送,她说那样练剑时舒服!」
 
  「还有别的吗,一次性说完!」
 
  「还有啊,我的小鸡鸡也经常往里放的,就像现在这样硬邦邦的,小师妹屁 眼刚开始很紧的,弄进去鸡鸡很舒服,可是现在不行了,松松垮垮的,她和二师 弟去福州前让我试试拳头能不能弄进去,我费了老大劲才弄了进去的,然后我就 使劲捅啊捅啊,直到小师妹喷水昏了过去才停下来!哎呀,就像婆婆你现在这样, 喷了好多,弄得我一脸都是!」
 
  「你这个臭小子,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行了,婆婆的毒已经压制得差不多 了,可以停了!来,躺下,婆婆用手帮你弄出来,强忍着伤身!」
 
  后来在溪水旁,令狐冲偶然见到任盈盈容貌,才得知所谓的婆婆竟是位妙龄 少女,想起这些时日的解毒画面,令狐冲才忍不住调戏了任盈盈!之后不久,任 盈盈便将清白身体交给了令狐冲,往后的一段日子,可谓是任盈盈非常开心的日 子了,日夜与令狐冲颠鸾倒凤,极尽狂欢,可惜好景不长,令狐冲为了寻找华山 众人还是离她而去!
 
  令狐冲离开后,任盈盈好似堕入了地狱,淫毒发作越来越频繁,身边没有可 以解毒之人,每次发作她只好从街上掳劫一个身强力壮之人聊以安慰!绿竹翁走 了,令狐冲离开,爹爹任我行不知踪影,黑木崖回不去,一时间任盈盈竟无处可 去,生无可恋的她每日住在客栈卖身,换取住店费用!客栈里人满为患,十里八 乡都知道这里有个绝色女子,收费极低,而且无所不应,只要能想得到的她都能 答应,整整一个月,每天都有几百个人在排队,队伍尽头的房间里,任盈盈浑身 覆盖着厚厚的精液,阴道和屁眼被两根肉棒同时操着,「鸡巴,,,我要鸡巴,,, 快点操我,,,操母狗盈盈,,屁眼还有子宫,,,用精液填满吧,,,好浓稠 的精液啊,,射到盈盈的胃里,,子宫还有肠子里,,,把骚母狗体内装满啊,,, 啊啊啊啊啊啊,,,大肉棒哥哥们,,,插的好深,,,,查到盈盈的花心了,,,,
 好爽啊,,,盈盈的屁眼也快要升天了,,,你们快点操啊,,,盈盈的浪穴和 骚屁眼,,,快被插爆了啊,,,,」
 
  发情到失去理智的任盈盈就在房间里迎接着一根又一根肉棒,一个月里操过 她的少说也有上万人之多,周围村镇里只要是鸡巴能硬的都来过了!任盈盈认命 了,她知道这就是自己的命运,上天派令狐冲到她身边拿走她的处女之身而后离 去,她已经没有了顾忌。一切由天定,凡是不由人,如果令狐冲不会再回来,那 她迟早会被欲望完全吞没,明年端阳节毒发她就会死去,这之前她只想当一个被 淫欲控制的下贱女人!这个附近的男人都已经被她榨干了,她要换个地方,她听 说不远的山上有一伙山贼,非常残忍变态,她很想去试试!
 
  这百十名山贼非常合她心意,鸡巴又长又粗,腥臭无比,而且会想到很多变 态的点子来折磨她,她觉得作为一个女人能在死前体验到这些也算不虚此行了! 一到山寨,迎接她的就是一根根粗长的臭鸡巴,从进入大厅起,她的屁眼和阴道 里就没有离开过鸡巴,那些鸡巴轻易就能将子宫和直肠塞得满满的,射出大堆浓 厚的精液。在山寨的经历了对一个普通女人来说绝对比地狱还要可怕,对任盈盈 而言却正是她想要的!她吃得最多的就是山贼的精液和尿,山贼没有让她吃大便 不是可怜她,只是不想操的时候恶心到自己而已!山寨里有五条看门的大狼狗, 也被山贼们拉了过来,两条操屁眼,一条操阴道,一边被操,任盈盈还要欢快的 喊「狗爹爹们的肉棒操死女儿了,,,把女儿操的好舒服,,,啊,,爹爹的鸡 巴,,快把女儿的屁眼撑破了,,,」
 
  山寨里还有不少马匹,任盈盈第一次看见马鸡巴确实挺害怕的,可被操了几 下就浪叫了,「鸡巴好大好长啊,,,操到骚货肚子里了啊,,,好有力啊,,, 噢噢,,屁眼裂开了,,,太刺激了,,,太爽快了,,,母狗的肚子都快被插 爆掉了,,,」
 
  从此,任盈盈在山寨里白天被山贼操,晚上被一群畜生操,每天早上都能在 马厩里找到被操得大小便失禁昏死过去的任盈盈!
 
  除此之外,山贼还让她当着众人面拉屎撒尿,即便不操她的时候也要弄一堆 杂物塞进她子宫和屁眼里,这里面最让她反应强烈的就是酒,每次山贼将一壶酒 全部灌进直肠里,那火烧般的折磨会让她瞬间失禁,狂喷不止!山贼们很少给她 吃东西,却不吝啬将食物弄进她屁眼里,米饭肉包子馒头,茄子黄瓜红白萝卜, 苹果香蕉梨子,碎银铜板元宝等等,她屁眼容纳过最长的是一条十五寸的生五花 肉,山贼们花了整整一个时辰才全部弄进入,而那时任盈盈已经高潮三次了!山 贼们还将好面粉用漏斗罐到她屁眼里,再往里加水,说是和面,面粉随着水流流 进肠子深处,山贼们又往里加,直到小半袋面粉都倒了进去,这时任盈盈感觉肚 子里好像有一根一米长的鸡巴,山贼还把蜡烛融化快要凝固时灌进去,让蜡烛在 她直肠里变硬!然而,这不是最难以忍受的,每次任盈盈要将这些东西拉出来时, 山贼们则会一个个操她屁眼,那一刻,每一下都好像鸡巴从屁眼顶到了她的胃里, 当真是无比的爽快刺激!
 
  任盈盈无意间听到山贼说起,任我行重出江湖,救他的正是令狐冲,她欣喜 若狂,跟山贼狂欢最后一场,当晚就溜下了山!她如愿以偿见到了亲爹和心仪的 令狐冲,谁知令狐冲被吸星大法反噬,只有少林易筋经能够化解,她背他前往少 林求经!令狐冲得救,任盈盈却被扣在了少林!没有男人的陪伴,任盈盈淫毒再 发,每日以手自慰度日,每次送饭的小沙弥见到柴房里无比淫的画面总会羞得面 红耳赤,鸡巴硬起!后来方证得知,想以易筋经化解,却因无法忍受耳边不断传 来的淫声浪语而功亏一篑!既然任盈盈被扣押在少林,方证就有责任护她周全, 既然无法化解淫毒,就只好加以发泄,于是他特许少林十八铜人住到柴房附近, 只要任盈盈毒发便尽全力满足她的要求,任她差遣!
 
  「和尚哥哥们,,操我,,,操盈盈的浪穴和骚屁眼,,,用你们的铜鸡巴 操死人家嘛!啊啊啊啊,,,鸡巴好硬,,哦哦,,屁眼里也插进来了,,用力 点,,再快些,,对,,再加把劲,,用你们的鸡巴,,盈盈可是圣教圣女,, 现在不操以后可没有机会了,,,啊,,就是这样,,,死命地操,,,把女儿 盈盈往死里弄吧,,,爸爸们弄死女儿吧,,,爽死了啊」
 
  柴房里从早到晚传出的都是这样不堪入耳的浪叫之声,直到江湖上传来令狐 冲要攻打少林的消息,而此时,少林主力十八铜人早已被任盈盈榨到腿软,根本 提不起力气,无奈之下方证只好带寺众暂时躲避!而被放出的任盈盈再次见到了 令狐冲,也知道了他的心意,即便自己已经十个万人骑过的婊子,他也不会嫌弃 自己!
 
  杀了东方不败之后,令狐冲不肯答应做圣教副教主,与任我行大吵一架拂袖 离去!任我行不知任盈盈所中淫毒之深执意不让她追寻令狐冲而去!没过几日便 见女儿在房中自慰,壮若疯癫,口中浪叫,淫荡的模样让他这个魔教教主都觉得 心惊!等任盈盈清醒后问过才知道缘由,他想让盈盈随令狐冲去,又不甘心,心 想这小子不识抬举,我岂能将女儿拱手送于他?为了不让女儿在教中面前出丑, 任我行只将事情告诉了向问天,向提议由他二人先给任盈盈顶着,直到令狐冲前 来求亲,至于父女不伦这些已不是现在该考虑的了!为了女儿,任我行豁出性命 提起了几十年没有用过的肉棒!
 
  「爹爹你的肉棒好大,,不愧是威风凛凛的圣教教主,女儿的花心都快被捅 穿了,,好舒服啊,,,」
 
  任我行虽然天赋异禀,但毕竟年事已高力不从心,无奈只有将向问天叫来一 起大战亲生女儿。「向叔叔操得盈盈的屁眼要升天了,,,爹爹你们再加把劲,,, 快点,,,再深一些,,,盈盈快要来了,,,,啊,,,啊啊啊,,,再用力,,,
 两根大鸡吧夹着,,,好爽啊,,,啊啊啊啊,,要来了,,,快尿出来了啊,,,」
 
  自从回到了黑木崖,任我行要处理繁重的教务,要应对吸星大法的反噬,还 要应付女儿无休无止的欲望,这些事情都耗费了他太多精力,最终在与令狐冲一 战后才力竭而亡!
 
  任盈盈体内的毒最后被化解了,虽然时间不过过去了大半年,她却早已不是 当初冰清玉洁的圣教圣女,而是一个与亲爹乱伦,被无数人轮奸过的下贱女人, 即便如此,令狐冲还是愿意娶她,对她来说这就够了!
 
  婚后,江湖上一片平静,日月圣教大兴善事,再也不是从前人们口中的魔教 了!黑木崖上也是一片祥和,后山竹林里却有不和谐的一幕!
 
  被锁着与猴子为伴的劳德诺此时手铐脚镣已经被全部打开,他正弯腰操着一 个女人,这个女人竟然是任盈盈,她像个母狗一样趴在地上撅着屁股承受着大鸡 吧的惩罚,而屁眼里竟然是粗黑的铁链,正是用来锁劳德诺的,那么大的手铐竟 然被他全部塞到了任盈盈的屁眼里了!
 
  「我早就听说过你当初在客栈还有山寨的事情,被你们抓住我本来已经认命 了!没想到你竟然发神经到这里来奚落我,更让我没想到的是你一直就是个贱货, 我甚至都没用力就将你擒住了,身上还带着钥匙!说,你是不是来让我操的!」 
  「大鸡吧主人,,盈盈就是来让你操的,,,盈盈喜欢臭臭的鸡巴,,,越 臭越好,,,啊,,鸡巴,,,,快操死盈盈,,,,」
 
  「贱货,你的毒不是已经解了吗?」
 
  「啊,,,与冲哥成亲后我才知道,,,三尸脑神丹不过是辅助将体内的欲 望逼出来而已,,,如果是清心寡欲的人吃了是不会受影响的,,,啊,,,如 果是盈盈这样的婊子,,就算是解了毒也已经不管用了!」
 
  「你教中那么多人,为什么要来找我,,,」
 
  「因为你跟猴子住一块,身上够臭,,鸡巴够脏,,,啊,,,」
 
  「等会送饭的就来了,让他看看圣教圣姑是个什么样的人!操,,操死你,, 臭婊子,,搞烂你的屁眼,,让你用链子把我跟猴子锁一起,,,捅死你,,, 我把铁链都塞你屁眼里去!」
 
  等送饭的赶来时,劳德诺已经不见了,而锁链的一端竟没入一个裸体女人的 屁眼里,这个女人正是圣教圣姑,而她的已经如黑炭般的阴唇外翻着,一股白色 的精液正缓缓流出!送饭的想起了曾经听到的传言,立马放下饭盒掏出鸡巴对着 冒着精液的阴道插了进去!他觉得不过瘾,又将饭盒提了过来,将饭菜沿着锁链 的缝隙一点点塞进了任盈盈的肛门里去!接着又有人来了,原来是送饭人的同伴, 见他久去未归便来寻找,最后也加入了战局!
 
  就这样,一个个来的人越来越多,任盈盈屁眼里的锁链被取了出来,取而代 之的是一根又一根鸡巴,有时甚至是两根鸡巴同时进入,就在这养着猴子的竹林 里,任盈盈又迎来了她梦寐以求的下贱生活,每日与鸡巴和精液为伴!所有人发 泄完毕后将任盈盈锁了起来,回去后大家只字不提,这件事只有最普通的教众才 知道,上层根本不得而知,令狐冲前来寻找任盈盈,所有人守口如瓶,最后令狐 冲失望而归!
 
  「鸡巴,,,我要鸡巴,,,快,,,操盈盈的屁眼,,啊,,,大萝卜好 粗,,,插到子宫了,,,不行了,,要泄了啊,,,,」
 
  任盈盈就在黑木崖后山当上了全教普通教众的性奴,他们甚至还教会了猴子 们操她,那些猴子虽然鸡巴小了点,但胜在数量够多,一轮下来一整天都不止! 每次人们来都要把趴在任盈盈屁股上的猴子强行驱赶掉!从此,任盈盈身上还有 身体里的精液就没有干涸过,她每天的任务就是摆好姿势,撅起屁股等待鸡巴或 者任意物体插进她的阴道和直肠,不管身后是人还是猴子!
 
  直到五年后,令狐冲偶然想起竹林的劳德诺,却意外发现了他的结发妻子任 盈盈,而此时的她身上污秽不堪,厚厚的精液将她的身体层层覆盖,一群猴子用 手臂往妻子屁眼里塞着什么!细想之后,令狐冲便明白是圣教教众隐瞒了自己, 将任盈盈锁在此处作为发泄的工具!
 
  「冲哥,你终于来了,呜呜呜呜呜,,,我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你了!」 
  夜以继日连续被人和猴子整整操了五年的任盈盈竟然还能保持神智,而且令 狐冲发现,除去她身上的秽物后,任盈盈竟然比以前更加清丽动人!
 
  「到底怎么回事!」令狐冲不在乎她到底被多少人操过,他只想知道发生了 什么,妻子怎么会被锁在这里长达五年,为什么教众一个人都没有提起!
 
  「叫你发骚,这下知道利害了吧!哼,这些人胆敢瞒我,恐怕是忘了我手中 独孤九剑的厉害了!」
 
  令狐冲抱着任盈盈回去洗了澡换了套衣服,随后带着她在黑木崖大发神威连 杀了几十人,直到向问天出面才肯停手!向问天知道事情真相后,其余人虽然保 住了性命,但都被割去了子孙根,从此都变成了不男不女的废人!
 
  「冲哥,你要带我去哪里?」令狐冲抱着任盈盈运起轻功,却丝毫不受影响, 有易筋经相助,他的功力月日剧增,早已是中原第一高手了!
 
  「我带你去恒山,那里都是你的姐妹!」
 
  「原来这五年你都在恒山跟那群尼姑风流快活!」
 
  「咦?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那你倒是说说,那群尼姑被你调教成什么样了?」
 
  「别的人不敢说,仪琳现在对我可是百依百顺,屁眼都让我弄过不知道多少 回了,还有蓝凤凰!」
 
  「什么?你把蓝凤凰也喊过去了?也是,那死丫头早就对你死心塌地,当着 我的面都敢给你抛媚眼,我不在的话她肯定迫不及待了!那不戒还有桃谷四仙他 们呢,也在恒山?你不怕他们把这群尼姑糟蹋了?」
 
  「我的性子你还不清楚,若她们愿意,我不会阻拦,若她们不愿,谁敢胡来 的话就得问问我手里的剑了!可惜的是,恒山派上下所有的尼姑都只钟情我一个 人,哈哈哈哈!」
 
  「真是美了你了,那么多漂亮的小尼姑啊!怎么就让你这个大色狼闯进去了 呢?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大战销魂夫人 下一篇:魔法的叔叔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